樓梯間強姦


她本來已經準備睡覺,都鑽進被窩了,電話鈴響,以為是老公打來,這個混蛋,已比約定要打來的時間晚了快一小時,一接起來正想開口罵人,沒想到不是他,而是上次跟小汪、楊妮她們三個女孩在PUB玩的時候找她們打撲克牌的姓郭的男子,正跟朋友在玩牌,問她想不想來玩。她問小汪想不想去,小汪說明天還上班,想睡了,她想楊在上班沒法去,一人去跟他們三個男的喝酒又有點不放心,就作罷了。誰知他們又打電話來催,死老公還沒來電話,她決定給這兔崽子一點懲罰,教他著急一下,就決定支身赴約,去魏公村跟那三個玩玩,諒他們也是高級知識份子,年紀都比她大很多,不敢也不至於對她一個小女孩怎麼樣。
不過還是做了些防禦措施,在透明小三角褲外多加了條緊身大內褲,外加厚牛仔褲,奶罩也換個面積大點的厚胸罩,外加薄毛衣厚毛衣各一件,這些人要想動手也摸不著什麼。換好手機電池,穿上厚外套就一人走進北京零下八度的夜裡。
一到魏公村她就有點後悔,那三個早就不玩牌了,一個個已經喝得差不多了,本來他們以為她一定跟小汪一塊來,沒想到她一人就來了,這下子給這三個臭男人很大的鼓勵,再加上酒精作遂壯膽,從她一到就開始胡言亂語了,老郭一見面就盯著她挺拔的胸脯大叫:「唉呦我的小美女,妳今兒個怎麼特別性感呀?」
小薛不理他的輕薄話語,一坐下來就開始跟他們玩牌,一直玩到一點多,大家也都挺盡興的由小王開車,三人一齊送她回家。老郭為了表現君子風度,本來提議三人一齊送她上樓,因為她住的大樓午夜以後電梯就關了,得爬樓梯。王李二人一聽要爬十二層樓就打退堂鼓了,就由老郭一人陪她上樓。
樓梯間裡黑得伸手不見五指,她走熟了,就大步的往上跨。老郭頭一次走,先還小心奕奕的怕摔跤,走到三樓也就清楚摸黑怎麼走了,到了四樓已經可以跟上她的步伐,而且越走越近,幾乎是貼著她背後走。等到了六樓她走累了,步伐慢下來,這個死老郭就越貼越緊,上半身幾乎貼著她背。就在六樓轉七樓的有亮燈的過道時,老郭突然伸手從後面把她一抱,兩臂鉗住她的腰把她拉到懷裡,她掙扎了一下,可是掙不過老郭一怳K幾的力氣,一面用手扳他膀子,一面叫道:「你幹什麼呀,老郭!」
老郭一把她摟住,就湊上那張又是煙味又是酒味的嘴,吻上她的脖子,一面吻一面說:「小薛,妳好性感,讓我親熱親熱好不好?」她死命的掙扎,甩著頭不讓他吻,叫著:「不要嘛!你放開我聽見沒有!」老郭根本不理她,一面還企圖吻她後頸,一面抱著她腰的手就從她厚毛衣裡探進去,企圖去摸她胸部。她死命的推他的手不讓他碰到胸部,可是從老郭抵著她屁股的下身已經可以感覺出老郭那根東西硬起來了,難不成老郭要在樓梯間裡強姦她。她心裡一涼,更用力的掙扎起來,但是老郭的力量更大,他騰出一支手抓住她的兩個手腕,使她沒法推扯他的手,另一支手就往上摸,直接摸上她的胸部,雖然說還隔了胸罩,衛生衣跟一件薄毛衣,但老郭已經結結實實的抓住她的乳房捏揉起來,還淫聲淫語的說:「唉呦哇,咱們小薛看不出來是個波霸,好豐滿的胸呀!」
她這兩天正好月經快來了,胸部特別的漲,也比平常更大更豐滿,被老郭用力的捏揉,雖然隔著好幾層衣服,可還是又痛又難受,就掙扎的更兇,但她越用力掙扎老郭就越用力的鉗她腰,捏她胸,一付已經到手絕不輕易鬆手的德性。她終於忍不住大叫一聲:「疼啊!他媽的疼死了你知不知道!」然後鬆開手不用力掙扎了。老郭一看她不用力了,也鬆開一些,可是左手還是緊緊抱著她的腰,右手還是摸在她的乳房上,隔著衣服繼續恣意的撫摸捏揉。
她抽出雙手,自己揉著被老郭抓得通紅的手腕,扭動了一下被老郭抱著的身子,爬了六層樓已經累得半死,又拿出吃奶的力氣掙扎這麼久,她也筋疲力盡,沒什麼力氣了。老郭其實也累了,希望她別再掙扎,現下她已不用力掙扎了,可是怕她企圖施緩兵之計,趁機逃開,還是不敢放鬆,一面還是鉗住她腰,一面輕聲在她耳旁說:「小薛乖,妳就別掙扎了,咱們好好親熱親熱,讓你郭哥哥好好摸摸妳豐滿的大奶子就讓妳回家睡覺,好不好?」摸在她胸上的手不再用力的捏,變成輕柔的撫弄。
她一看這形勢,跑是跑不掉了,胸也讓他摸到了,經過一番用力掙扎,抵在她屁股後面那根硬硬的玩意兒好像也軟了下來,天又那麼冷,看他也喝得差不多,應該不可能要在這樓梯間裡強姦她,推了一下正在輕揉她胸部的手,一付很無奈的說:「你到底想怎麼樣嘛!」
老郭一看她認命了,似乎已經準備讓他為所欲為,淫邪的嘻嘻一笑說:「就是嘛!我的小薛小美人,早不掙扎我也不會用力把妳弄疼,我一向很憐香惜玉的。」一面說,一面原本摟住她腰的左手就去扯她塞在牛仔褲裡的衛生衣,伸到衣服裡摸到肉,想結結實實的好好玩玩這小娘們兒的大胸脯。她知到他一定要摸到奶子摸到肉他才甘心,也管不了他了,只希望他趕快摸夠了放她走,早點結束這場惡夢,索性兩手一攤說:「廢話少說!你說嘛!你到底想怎麼著?」
他知道她已經放棄掙扎,隨他擺佈,兩支手也都任他伸進她衛生衣裡摸到她柔嫩的肌膚,心中大樂說:「妳放心,總不會在這兒就地做愛吧!可是妳那麼性感,那麼漂亮,奶子那麼大,好歹妳就讓我看看大胸脯,摸個夠吻個爽,我就滿意了。要是妳有性趣,改天約妳去北海賓館,咱們舒舒服服痛痛快快的做愛,老哥哥包準讓妳也爽到,好不好呀,小美人。」
他不說還好,這下子她聽得怒火中燒,忍不住大罵:「你他媽的放什麼屁,你這種得寸進尺的混蛋,誰知道你怎麼才爽呀?不行,五分鐘時間,不然我就大喊救命強姦,把全樓人都吵醒,看你臉往那兒放!」誰知他聽了又是淫邪的嘻嘻一笑說:「妳不必唬我,我又不住這兒,我怕丟臉?要鬧開了讓鄰居知道妳一個清純的小處女讓人非禮了,妳的臉往那兒放啊!更何況說不定還有人以為妳是個小賤屄,發了春勾引我呢!那妳還有臉住下去嗎?哼哼,要喊妳不早喊了嗎?」
他說得一點沒錯,她沒喊救命也是不想驚動鄰居,七嘴八舌很討厭。這時他那雙祿山之爪早就在她衣服裡肆無忌憚的捏揉,特地穿的大奶罩果然發揮作用了,不管他怎麼扯,就是包得好好的,胸罩扣子不解他就沒法把她乳房扒出來玩,他雖然有伸進罩杯裡摸她的乳峰,可事掏了幾次想把她奶子從罩杯裡弄出來都掏不出來,只好在她乳溝裡一直蹭弄。不過倒真如他所言,下手挺溫柔,不是像先前一陣用力狠捏,所以也不會把她弄疼,只是這種讓一個大她十幾二十歲的老色狼猥褻的感覺實在不太舒服。她不耐煩的說:「好了好了,要怎麼著就請快點,五分鐘快到了!」
老郭又發出那令她惡心的淫笑,從她衣服裡把兩支手抽出來,【】扳著她的肩膀把她身子轉過來面對他,低下頭來湊上那氣味難聞的嘴就要吻她的唇,她一側頭閃了過去,沒讓他吻到,他就無賴似的去找她的唇強吻,可是始終沒吻到,一張臭嘴就在她臉上到處亂親亂舔,弄得她滿臉臭口水。而在他強吻的同時,他也抓住她手腕,往兩邊張,用身子把她抵在牆上,上面用前胸蹭著她由於雙臂張開自然挺出的豐滿乳房,下面就用他那又硬起來的玩意兒去磨蹭她下體,好像企圖挑起她的性慾。她整個身子被他壓得貼在牆上,完全無處可躲,只有任由他用身子揉蹭著。上面還要閃躲他那張臭嘴,忍不住叫道:「拜托好不好,你嘴奇臭無比,別親了好不好!」
他強吻不成可也把她那肌膚細嫩動人的小臉蛋兒親了個夠,過足了癮。看看親不成小嘴唇也就算了,反正還有別地方他迫不及待的想玩,尤其是她那對柔軟又有彈性,摸起來手感絕佳的豐滿乳房,剛才雖然隔著胸罩和衣服也又摸又揉的,不過他不但想把那對可能沒人摸過的少女乳房扒出來好好玩一玩,更想看看小美女又白又嫩的豐滿乳房有多美,一想起來下面就一股熱流直竄,教他興奮萬分,迫不急待的想剝她身上一層層的冬衣。
老郭鬆開她被他按在牆上的雙手,把她外套往兩邊一扯,又把外套衣領扯下一些,等於綁住了她手臂,使她手臂動不了,然後便雙手齊上,將她薄毛衣和衛生衣一齊從牛仔褲褲腰裡拉出來,連厚毛衣一路往上掀到她下巴脖子之間,把她前胸完全暴露出來,走道裡微弱的燈下,兩個圓渾挺拔的奶子包在一付大奶罩裡,但光是露出的誘人乳溝跟兩個白嫩嫩的半邊奶子就教老郭淫心大起。
她知道他下一步就要扯她胸罩了,沒想到他右手往後口袋一掏,掏出一把彈簧刀,噌的一聲三寸長的利刃就彈了出來。他左手扯起她一邊胸罩,右手利刀一揮,自她深邃的乳溝間把好好一個胸罩從中割成兩半,那胸罩本來就緊緊繃在她身上,這一割開,立馬像皮筋一樣往兩旁彈開,小薛一對白嫩動人的豐滿乳房登時抖跳而出,只看得老郭口水直流,更待何時,收起刀子,一雙祿山之爪馬上一邊一個摸上去,繞著她粉紅稚嫩,嬌豔欲滴的兩個乳峰使勁兒搓揉起來。他完全沒想到這穿著衣服外表看起來屬瘦長體型的十九歲小美女,原來是個骨小肉多型的波霸,平日尤其冬天衣服穿得多,真沒想到她身裁那麼好,豐滿的乳房至少有34D以上,小美女的白嫩椒乳很可能都沒給男人摸過,一對奶子摸起來柔軟又結實,尤其那圓渾渾挺翹翹的形狀,簡直誘人極了,而小薛胸前白嫩如脂的細膩肌膚,摸起來光滑如緞,他一面享受著恣意把玩美女玉乳的快感,一面暗笑小王跟老李沒膽一起來享受美女的乳房胴體。
她被老郭頂著牆,見他要扯胸罩,還來不及阻止,已經被他把好好一個胸罩給割成兩半,老郭怕她跑,上面把玩搓揉著她的奶子,下面還拿腿頂著她的下身,不住用大腿去磨蹭她兩腿之間的私處,那根硬物也不斷磨蹭著她的大腿,簡直下流之至。早知道就不出來了,現在被這衣冠禽獸的東西剝開了衣服非禮,什麼高級知識份子,電腦專家,都是下流胚子,只敢在暗處強暴。
老郭欣賞著享受著玩弄她的酥胸胴體,愛不釋手,一刻也不想停,沒管她的反應,這種機會就這麼一次,他想過了今晚小薛再也不會跟他們出去了,他媽的,這麼漂亮又性感的小美女,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就在這樓梯間把這她給姦了算了,邪念一起,抬頭看小薛側著頭,上牙恨恨的咬著下唇,漂亮動人的大眼睛噙著淚水,挺著酥胸美乳任他猥褻的模樣,此時不幹更待何時!於是一面湊過嘴去又想吻她,一面右手順著她光滑平坦的小腹往下摸,摸到她牛仔褲腰的扣子,手指一掰,解開扣子後就反手伸進去,順便用手背把她牛仔褲拉鏈給扯到底,右手也就摸到她私處隆起的恥骨,中指也探到她兩腿之間,隔著她兩層內褲摳起她的私處。
她本來想任他摸胸摸個夠也就算了,沒想到他動作極快的扯開她的牛仔褲,摸上她的私處,趕緊伸手去把他那支右手拉開,瞪著他說:「你幹嘛!」老郭嘻皮笑臉的說:「想摸摸小美女的洞洞,看看有沒有讓我給搞濕嘛!」嘴裡說著手又想伸進去,她又一次撥開他的賤手說:「喂喂喂!還沒玩夠啊?給人家留一點尊嚴好不好!胸部給你玩得還不夠嗎?」他臉一擺,目露兇光的說:「廢什麼話,當然沒玩夠,今兒個不幹妳就已經夠給妳面子了,妳最好給我乖乖聽話,不然毛起來在這兒照樣幹妳!」
說著還抓起她的手往自己胯下摸,她縮手閃開又被他抓回來放在他那根隔著褲子還可以感覺出來又長又硬的一條東西,他繼續說:「妳看,已經硬了半天了,隨時可以捅進妳的小洞裡,喂!會不會打飛機啊?」她被他強迫把手按在他玩意上,想也知道他要她用手弄他的玩意兒,可是她故意裝作不知道,噘著嘴說:「沒聽過,不知道什麼叫打飛機!」
老郭哈哈一笑說:「真是個天真無邪的小處女,喂!小薛啊!妳不是滿十九了嗎?難道妳還真是個小處女,沒跟男人搞過?」老郭這麼一問她臉都羞紅了,反問他:「怎麼,不像嗎?」老郭一看她動人的臉頰泛了一層紅,煞是動人,忍不住湊過臉去親她,還說:「像不像無所謂,我倒沒看過這麼性感的小處女,他媽的,我就不信這麼漂亮的奶子到現在沒給男人摸過!」一邊說一邊左右輪流搓揉著她的奶子,這次忍不住又用力捏得她奶子都變了型,她謅著眉說:「痛啊!你怎麼又那麼用力嘛!」右手被他按在他下體磨蹭,只有左手勉強伸過來拉他,那知他甩開她的手說:「少囉嗦,媽的,老子愛怎麼摸就怎麼摸!」
小薛看他越來越暴力,又帶了刀子,怕把他惹毛了真的就地強姦的話才劃不來呢,只好隨他玩了。她只希望也有人晚回家走樓梯來把她從這一場惡夢解救出來,或者他玩累了,自動結束。可是看他那德性,好像越玩越上癮,一點也看不到有結束的跡象。他鬆開按著她右手的手,不但雙手齊上用力把玩捏揉著她的雙乳,還彎下身來用他那臭嘴把她稚嫩的奶頭含在嘴裡用力吸吮舔弄。她本來月經快來整個乳房和奶頭都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