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天堂的美妻交換


香港回歸的那一年,我大學畢業了。因為讀書期間英語不錯,加之專業不錯(企業管理與市場營銷),我應聘到素有「上有天堂,下有蘇杭」的蘇州的一家新建不久的美資公司從事市場督導工作。
我不是本地人,在蘇州舉目無親,因此寄情於工作。三年後因為工作出色,升任至部門副職。
2000年初,我認識了剛進公司秘書室、小我兩歲、美麗的本地女孩雯。見到她第一眼,就讓我體驗到什麼叫一見鍾情、砰然心動,我覺得我愛上她了。
因為工作的原因,和雯接觸較多。在我刻意壓抑自己感情的基礎上,我不動聲色地接近她(因為聽說本地人在心底有些排外,擔心被拒絕)。
從開始的純工作性質交流,慢慢發展到聊生活、個人興趣、愛好等等。到後來經常在QQ上發一些小笑話以及個人的突然靈感、想法,我覺得我們的距離在拉近。
我自己來自內地的一個小城市,家庭條件一般,因此在我有了追求雯的想法之後,工作更加努力了。
那一年生活的真的很累(工作的原因,每月在外出差半月左右,檢查督導分公司工作),可是卻很充實,感覺很甜蜜。
00年下半年,出差在瀋陽的一天晚上,【】突然接到雯的電話。這是她第一次主動給我個人電話,我們聊了很久,最後一句讓我欣喜若狂,說「你不在公司的日子裡,感覺好無聊枯燥的」。
在回去之後的第一個週末,我主動約了她。在送她回家、到她家樓下,我們依依不捨。
第一次,我吻了她,她渾身戰慄,感覺有些緊張。她的小舌頭很滑、很細膩、感覺她的嘴很甜(也許是心理作用吧)。
自此,我們確立了戀愛關係。
一個多月後的一天,她說她母親想要見我,並第一次主動地介紹了她家的情況。
原來她是在半單親家庭長大的,她父母在她讀初中三年級的時候離婚了,原因當時我不知道。
她和父親每年見面一、兩次,雖然都在同一個城市。我有些奇怪,但沒有多想,擔心傷害雯。
她母親很美麗,雯繼承了她優良的基因,並且有更好的發展。
她的母親很嚴厲,尤其感覺對待男人。我猜也許是她婚姻失敗的緣故,所以對每一個接近她女兒的男人都很警惕。想到這些,我也就釋然不計較了。
後來聽雯說,她母親瞭解了我的情況後,覺得還可以,除了我是外地人外。另外還有一條理由讓人啼笑皆非,就是我長得帥了一些。
我當時對雯說:「這是什麼邏輯?」雯很有風情地迴避了我的提問,我也沒有深究。
01年5月,在她母親的要求下(我也竊喜),我們結婚了,那年,我27歲,她25歲。
我父母也從老家趕過來為我們祝福,雯很有孝心,待我父母非常好。我當時真的感謝上天給了我這麼一個完美的老婆,我心滿意足了。
新婚的晚上,我和雯有了第一次身體上的交流。
她身材嬌柔苗條,皮膚白皙滑膩,乳房標準堅挺,乳暈亮紅稍微有些暗,尤其是濃密黝黑的毛毛下面,小妹妹嫣紅緊閉,而且乾淨。
那晚她很動情,流了不少,當小弟弟進去之後,就感覺緊握、火熱、滑濕。那夜我們幾乎沒睡,快到第二天中午才起床,看到岳母有些異樣的眼神,感覺有些尷尬。
那晚雯沒有出血,我也沒有很在意,因為在我的感覺當中,雯的家教很嚴,並且又是在本地讀的大學,因此我認為我是她的第一個男人。
沒有出血的原因,我歸結於雯學時的舞蹈經歷,或者騎車等……
當時岳母要求我們和她住在一起,可是雯有些不願意(我當然也同意),最後還是在園區買了一套三室、兩廳兩衛、148平米的大房子(房子和後面的情節有關,所以介紹一下)。比起接後蘇州瘋長的房價,我很慶幸,少為開發商義務打工十年。
02年6月,雯為我們生了一個小子,真的把我樂壞了。
同時這年下半年我們搬進新房,那段時間真的很愉快,我和雯的感情更加好了,而我擔心的產後抑鬱症也沒有落到雯的身上。
雯產後身材恢復得不錯,比產前更有神采了,唯一不願意的,就是雯喜歡蹦的。
我不喜歡的廳魚蛇混雜的環境,而自己除非工作原因招待客戶,絕對不去娛樂場所,我倒是更喜歡讀書和適當的鍛煉,想到蹦的可以保持雯美好的身材,我也就沒有過多干涉。
在頭幾次陪她之後,我再也不願意去那種地方,而後來雯也經常和同事、朋友去。
每次她快到半夜才香汗淋漓地回到家,我都忍不住和雯激情一番,客廳、廚房、書房、衛生間,都留下我們激情的印記。
而雯到後來越發激情主動,讓我調笑她為「小色女」、「小色母」。
而寶寶由岳母帶著,一方面不干擾我們的工作,另一方面也可使寶寶免受新房裝修的殘留毒害,這樣我們又過著二人世界的甜蜜生活了。
雯生了寶寶之後,加上我們協調的夫妻生活,她簡直就是少女和少婦的絕佳混合體。
她常常週末逛街回來後,對我悄悄說:有人總是盯著她,讓她感覺又氣惱又有些得意。
我說:「別人看你不是他們的錯,而你這麼誘人就是你的錯了。」她這時就會嗔怪我,然後我們就「搏鬥」到一塊了。
那段時間,就感覺在天堂活著,總有一些不真實的感覺。
03年年底的一天,雯下班回來對我說,她無意聽到了老總Jason老頭在辦公室電話,元旦後考慮升我的職務。
果然,三天後老頭找我談話,評價了過去我的工作,說中國公司準備伴隨整個全國佈局、架構的調整,準備派我去美國總部培訓三個月,然後回來就職新成立的南方分公司(華南、中南地區)的總經理,在更高層面上加強市場銷售協調、管理,適應客戶生產佈局擴大的形勢,分部駐地廣州。
我有些猶豫,這樣意味我要和雯分開;但另一方面,我馬上就30歲了。俗話說「三十而立」,男人需要自己的事業支撐。
當我徵求雯的意見時,雯毫不猶豫地支持我。這讓我非常感動,「娶妻若此,夫復何求」。
這樣,我在美國渡過了第一個婚後不在雯身邊的春節。雖然每日我們都用電子郵件傳遞相互的思念,可是這解決不了問題。
除夕晚上,我給電話雯(順便討伐一下中國電信,和美國的國際電話費比較,中國電信簡直就是搶錢),聽著電話裡雯哭泣著訴說思念、說快要難以支撐的時候,我動搖了,難道工作真的那麼重要?
好容易回來了,我們如饑似渴地糾纏在一起,一起又一次的相互索取、訴說彼此的思念。終於累得停下了,我們相互擁抱著去清洗。
看著雯那濡濕糾結的毛毛、殷紅腫脹的陰戶和流出的雙方的殘留分泌物,讓我心醉不已。
在幫她清洗那裡的時候,我調笑著說:「這裡有沒有趁我不在的時候做壞事啊?」馬上就感覺雯雯的腿繃緊了,抬頭一看,雯的臉紅霞密佈,半天才撒嬌的說她好守婦道的。
在我猶豫是否接受任命的時刻,岳母發表意見了,大意就是好男兒應以事業為先,況且現在交通方便,回家很容易。
最後居然還開了一句玩笑,說小別勝新婚,只要我在外地不做對不起雯的事情,她會好好看著她女兒的。
雯的臉當時就紅了,連忙嗔怪岳母。在我的印象中,嚴肅的岳母第一次開這種玩笑。
吻別了妻兒,我於04年5月踏上了上海至廣州的班機。初到廣州,就馬上投入工作。
一方面分公司新成立,忙著組建分部、調整下轄省級分公司的人員、銷售網絡佈局、制定分解銷售政策和計劃,忙得焦頭爛額;另一方面也為了讓分部早日走上正軌,好趕快回家安慰妻子、看望兒子。
每天半夜回到住處,不管多累,我也要堅持看完雯的郵件並回覆。
到後來,郵件雖然更能吐露彼此的思念,但是太費時間精力,就逐漸改為電話聯絡,雖然電話不如郵件,可以時常拿出來回味。
四個月後,分部走上正軌,業務也有大量增長(公司是做電子元器件的),終於可以回家渡國慶了。為了給雯一個驚喜,我沒有事先通知雯。
回到家裡,聞著淡淡的清香,感覺很溫馨。下班時間還早,我去市場買了不少東西,準備給老婆做一頓好菜。
菜終於做好了,點著香燭,靜靜地等待雯的歸來。
天漸漸黑了,可是雯卻還沒有回來……
終於無聊,走進主臥浴室準備先洗澡,這樣可以等雯回來後,節省歡樂前的時間,嘿嘿!看見洗衣籃裡堆滿的雯雯的髒衣服,我不由得苦笑一番,這個小懶貓!
端起籃子,準備去陽台洗衣,看著放在籃底的性感內衣,我不由楞住了,雯雯什麼時候買的,怎麼沒有說呢?難道提前準備的嗎?
撿起內衣,拿在手裡反覆研究著:半透明的半罩杯黑薄紗胸罩,中央部份繡著朵艷艷的小玫瑰,旁邊襯托著兩片藍色的小葉子,細細的肩帶、背帶,彈性十足。
這個傢伙,這麼性感的內衣,加上夏天穿得少,難道不怕走光嗎?這罩子根本只能罩住大半部份乳房嘛!
再看看內褲,更讓我流鼻血,和胸罩同材質,細細的,中間襠部有無色的分泌物凝結硬塊,根本包不住屁屁,難道夾在腿中間舒服嗎?
更加絕的是,居然還有黑色的透明長筒絲襪和蕾絲鑲邊的吊襪帶,我倒!另外還有同樣性感的一套內衣。
雯雯怎麼這樣性感了?我能想像她穿著這個,我晚上肯定會一夜不睡的。
等到七點多,終於聽到開門的聲音,雯雯回來了。門開了,傳來她說話的聲音,好像在撒著嬌和誰通電話。
當她看見我站在客廳看著她,雯雯楞住了,半晌不動。
我微笑地走過去,抱著她,她有些慌亂地避開,順手掛斷了電話。我有些奇怪,奇怪她的反應。
等她換好拖鞋,雯雯風情十足地裊裊走過來,坐在我懷裡,膩聲問我怎麼突然回來了?不開燈,也不提前說一聲,都把她嚇到了。
聞著雯雯身上的香味,我整個大腦好像凝結了,原本的疑問也不見蹤影。好不容易才克制住激動,突然感覺她身上除了熟悉的體味外,還有一絲不易察覺的煙味。
我隨口問道:「雯雯,怎麼你身上有煙味?」
她停了一下,淡淡地回答說:「可能今天開會時候染上會議室的煙味吧!」
我沒在意,隨即抱著她起身,說:「我們先吃飯吧!」
我們卿卿我我地吃著飯,突然想起性感內衣的事情,我問是怎麼回事。她風情地瞟了我一眼,說是為我準備的。
我問:「那種內褲穿著不難受嗎?」
她說開始不習慣,但是穿多了就習慣了,還吃吃的笑著說,穿著的感覺就像有人在摳弄那裡。
看著她說話的神情,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抱起她走向臥室。
進了臥室後,她迅速的從床上彈開,說先洗澡,然後在衣櫃裡翻弄一下,閃進浴室,鎖上門。我無奈,只好躺在床上等她。
良久,雯雯出來了,看著她,眼睛都快要掉下來。雯雯穿著和那套最性感的內衣完全相同款式的內衣,只是全部是紅色的。
紅色的透明胸罩、紅色的丁褲、紅色的吊襪帶和長筒絲襪。我的眼睛被映紅了,我的眼睛也變紅了,整個世界都是紅色了。
我喘著粗氣,撲向雯雯,把她壓在身下,使勁地揉搓著。耳邊遠遠傳來雯雯的聲音:「我美嗎?」
我吻著她:「美!讓我眩暈。雯雯,我愛你!」
雯雯翻身騎在我身上,俯下頭,握著已經堅挺無比、比平時粗大許多的小弟弟,緩緩地含進嘴裡。
看著那裡逐漸消失在雯雯紅艷的嘴唇裡,感覺到火熱、濕潤,我的心醉了。
雯雯柔嫩的小舌不停地在「小眼」和稜線附近轉圈,令我差點忍不住。
雯雯突然把頭狠狠地壓下去,我就感覺小弟弟進入了一個狹窄無底的地方,再也忍不住了,我噴發了。許久,雯雯抬起頭,小舌不時的添著嘴唇,嫵媚地看著我。
我很感激,這是我第一次得到這種服務;但也有些慚愧,因為雯雯還沒有滿足。我俯在雯雯身上,開始用舌頭吮吸著雯雯身上每一個地方。
當來到腿間的時候,我看見內褲襠部幾乎變成了一根繩子,嵌在雯雯幽雅、濡濕的唇間,而因充血變得紅艷艷的陰唇頑強地露了出來;一些毛毛也呼應著,從內褲的細小網格鑽出來。
這時我只感到大腦急劇充血,不顧一切地貼上去,拚命地吮吸起來。
那時只記得能不停地吸到東西,頭被雯雯的腿死命地夾著…終於,被雯雯推開,她跨坐在我身上,撥開內褲,拈著小弟弟對準她那裡,來回劃動兩下就坐了下去,我和她同時發出滿足的呻吟。
現在只記得那天快天亮了,我們才終於停下來,在睡去之前,模模糊糊慶幸今天是週末。
終於,過完國慶長假,帶著雯雯的淚水和欲言又止的神態,我離開妻兒,回到廣州。還好分部已經走上正軌,終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