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露琳的探險(第八章) 71~75


台灣網友「欣華」長篇作品《卡露琳的探險》已來到第八章了,總共十章的作品即將進入尾聲,到底劇情會如何發展呢?這一章還是分兩天登出,慢賞了….. : )
如果有朋友想轉載這篇作品,請保留此段或注明轉載自搜性情色小說,謝謝!- 搜性者 2016.08.04
作者:簡欣華
71 河東獅吼
現在我才知道,其實他一直在騙我,說他不過是酒庄的員工,事實上他是這一帶最大酒庄的少東,說那條遊艇是他朋友的,實際上那是他的吊女生的休閒玩具,說結過二次婚,真正的情況是,他是墨爾本小報上,經常上花邊新聞的著名花公子,唯一的真實話是,他還沒有任何一個孩子。我想不會懷孕,這個真正的原因,是他喜愛走女伴的岸道,女生怎能懷上孩子,老婆又怎能不求去。
安博家族是這家酒庄的最大股東兼經營者,公司擁有一望無際的葡萄園,和大片大片的橡樹林,澳洲中央是大片沙漠,但Coonawarra土地肥沃,四季氣溫偏寒,雨水正好適合葡萄生長,因此這個地方葡萄酒庄林立,阿丘 (Archer)家族,擁有大片土地,設立酒庄,經營有道,累積大量財富,安博帶我去參觀自家葡萄園,站在高地上,向外望去,看不到盡頭在那里,他告訴我,這一大片土地,絕大部份,是他曾祖父留下的基業,但中間有三分之一是當地農戶加盟所有,葡萄成熟採收時,上百的農戶全家出動工作,葡萄園中人頭擠擠,男男女女一片熱鬧,是當地的盛事。後面那一片樹林是橡木育林,從他祖父開始就種植橡樹,取材要製作釀酒的橡木桶,但酒廠的規模擴充太快,橡木無法應付,進口也不易買到成材的橡木,所以除了特級產品外,改用不鏽鋼桶加橡木浸材處理。難怪我那天喝他們的酒,感到儲存年份比我意大利Kellino酒庄的橡木香不夠。
安博又告訴我,在葡萄園作業的動力車,現在漸漸改成用電動車作業,以保持葡萄樹不受癈氣污染,以增加釀成酒的鮮度。
他們還有一大片畜牧場,用來採收排泄物發酵後作為天然肥料。整個園區,裝有數以公里計的金屬圍籬,以防袋鼠及野兔的侵入。
房子後面有個園子,種了一些花木,有玫瑰、九重葛,果樹,和幾株尤加利樹,還爬了幾只無尾熊,在那里抱著樹桿打瞌睡。
田園風光,靜悄悄的,人員車輛往來稀少,跟我習慣的都會區紐約大異其趣,不知這兒的人們,平日休閒作什麼消遣活動。
爸媽幫我找來一位台灣來的打工女士,是有台灣護士執照,因為現在我是孕婦,需要找一個人來照顧,她二十六歲,說是台灣裝花地方的人,名叫鍾隹芬,英文名字Giefan,纖小的個子,大學畢業,到澳洲來打工,會說英語、普通話和客語,睡在我臥房隔牆的套房內,以便有事時,就近照顧我。
*** *** *** *** ***
安博今天告訴我,這個週末,爸媽要幫我在附近Penola的一家旅館莫勞特居家酒店(Merlot Verdelho Residences) 辦一個見面酒會,把我介紹給親友及新聞界,我想:呵!我最早的名字是卡露琳‧簡,結婚後冠夫姓改為卡露琳‧凱林諾,後來被保羅家族要求改為卡露琳‧克萊德門,現在又要改為卡露琳‧阿丘了。而且看樣子以後今後要一直用這個名字,終我一生了。
這個酒店,規模甚小,沒有大廳給賓客跳舞,也沒有大型餐廳供人飲酒,但可以提供庭園,供人辦戶外有樂隊伴奏的宴會。
爸媽已經是七十多歲的人,諾大一份產業,盼了這麼多年,現在才有一個懷孕的媳婦出現,怎能不高興,所以一定要再辨一次澳洲婚禮大宴賓客,他們希望我父母來澳洲了了參加婚禮,我父母最近幾年都常常見不到我,這次看到我好像改邪歸正,要嫁人懷孕生子,
也非常喜悅,又正好有一年的研究假,一口答應。安博的父親,替他們買了二張紐約到墨爾本的頭等艙機票,派專機從墨爾本接到茫特甘比亞機場,再和我一起到甘比亞,去迎接他們,安排住在莫勞特酒店,要我和父母也住在酒店,他們可以趁機找人重新佈置家中的新房。
*** *** *** *** ***
康諾華拉是一個小地方,人口不上千,平常看不到什麼人,但今天酒會到場的賓客至少二、三百人,加上媒體記者,自己請的攝影等工作人員,樂隊等這麼多人,擠在旅館後面花園中,實在顯得擁擠,但十分熱鬧,我們沒有結婚的儀式,而是將在美國律師事務所,發給的結婚証書,裱了裝在鏡框中,展示在中庭。但是安博仍是穿燕尾服,我也是披白紗。
酒會及餐會採自助式,最後是賓主盡歡的舞會,在樂隊伴奏聲中,【】對對在月下婆莎起舞,直到半夜Time to say good-bye別離曲樂聲響起,大家才依依不捨,各自歸家 (本來要演奏Auld Lang Syne老朋友再見名曲的,但安博的父親認為,這曲在婚宴場合不合適)。
婚宴結束,賓客各自散去,我跟老公再度回到原先的臥房,現在已裝璜一新,地板中央堆了一大堆,親友餽贈的禮物。
很多人說葡萄酒不會醉人,我今天才喝了沒幾杯,回到新房就不勝酒力,倒在床上,身體不能動彈,但還神志還算清楚。
老公醉得比我厲害,一到房中就倒頭入睡,不省人事。
理論上說,今夜算是我們新婚初夜,看新郎樣子,是沒什麼戲了,我也只好掙扎叫人,叫褓母佳芬幫我卸妝及更換睡衣。
誰知她竟然是一個蕾絲邊,趁著我不勝酒力,在更衣的時候,自己脫光了,竟再褪下了卡露琳的內褲,輕輕地把玩女主人的陰蒂起來。
剛開始卡露琳沒什麼感覺,但不多久,就引起了她強烈的性反應,雖然身體還不能完全表達,但雙手卻緊緊抓住佳芬的腰部,陰戶漸漸滋潤,雙腿大大打開,已準備的好迎接大鳥的進入,但是佳芬不是男人,無法提供大鳥,她改用左手食、中二指伸人了卡露琳的陰道,用指腹來摳挖她的G點,但手指長度不夠,不能頂到花心,卡露琳感不到舒適感,眼睛睜大,看到不是老公安博在玩她,而是護士隹芬在弄她。她突然想起,我不是懷孕了嗎?怎能任他人瞎弄我的身體,流產了怎麼辦。想掙扎擺脫,卻手腳無力,不能自主,張口想叫,卻只能呀呀啞叫,發不出聲,卡露琳急了,雙腳亂踢,踢到了正在睡覺的老公安博,安博從醉夢中驚醒,睜眼看到了二個裸體的女人,一個是新婚的妻子卡露琳,一個是曾有肉體交媾過的台灣褓姆鍾隹芬,意想不到,這二人居然袒裼裸裎相向,酒醉不禁醒了一大半。左手就摟住了隹芬的小蠻腰,將她拉近了身邊,輕咬她的乳尖,右手伸到卡露琳胯下,在陰毛叢中搜索撥弄她的陰蒂。
二個女人不禁同時呵出大聲,
「呵!……………………….」隹芬叫著,
「喔!………………………呀!…………………..」卡露琳也了忍不住了。
安博爬上了隹芬的身上,分開了她的雙腿,擱在肩上,膨漲的大屌頂著她的後門,猶疑不前,
「進來,肏我!」她低聲吼著:「用力肏我!」
安博腰部一頂,然後很激烈地頂入她體內,大屌盡沒,她發出了一種低沉的呻吟,「呵!………..」。好似低音大提琴的E弦,讓人覺得有些四肢收縮,心臟感到打結,寒毛凜凜。
半天她才吐了一口長氣,接著催促安博,
「好!……………………加油!快肏!……….」,安博奉到玉旨,懸著身子快速地抽出插進,不一會就大力的喘起氣來,
「唔……唔……唔」那女人也嬌喘吁吁,跟著男人身體的前後擺動,也發出妖魅般惑男人的媚音,安博更加出力地衝剌凌辱她。
卡露琳看在眼裡,苦在身體不能動彈,口又不能叫出聲來,只能:
「啍啍…………….呀呀………………..」地抗議,宣示主權,但好像沒有什麼作用,最後他們二人越衝愈激情,都不停沉重地喘息:
「嘿嘿!………呼呼…….…唔唔…….嘿嘿!………」
安博撐在床上的手一鬆,頹然爬下,射在褓姆身內岸道,褪出了她,她雙臂用力地摟住了他,用力喘氣不止,臉上堆滿了滿足的表情。
他們二人無視卡露琳在一傍,渾身大汗,緊緊互抱深吻在一起。
卡露琳看到這一幕,活色生香的3D活春宮,氣在心里,恨得咬緊牙床,同時好恨自己不掙氣,陰道卻不從自己的心意,不停收縮,陰道口陣陣沁出淫水,竟然春意不由自主湧上心頭,亟需老公的插入,這時卡露琳的臉龐不知是氣,還是淫意上了腦,已經漲的通紅,雙眼緊釘著老公。
安博驚覺情況錯誤,趕快一振精神,撐起大屌,爬上卡露琳身上,舉屌要插,卡露琳精神一凜,大吼一聲,一腳就把老公踢開,他的硬屌,才從褓姆骯髒的肛門出來,帶了無數的細菌,休想要進入她懷孕陰道,,說不定傳染上什麼骯髒的疾病,那可不是玩的,不禁放聲大叫,
「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
這一個驚天動地的新房慘叫,住在鄰房安博的父母,不知新房發生了什麼大事,很快衝開了新房大門,進入了新房。
進房一看,似乎二個裸體的人,褓姆和新郎似乎要合力制服新娘,要強暴已懷孕的新娘似的,有些不堪入目。
下人們也聽到了慘叫,有五六了個人趕來,全被新郎的父親擋在門外,弄不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安博的父母查詢了三造,才弄清楚了事情原委:
1, 新娘和父母住在酒店那段日子,安博就和褓姆發生了關係。
2, 安博是彩虹男,隹芬是蕾絲邊。
3, 安博除了喜好男色外,也喜歡走女生後門。
4, 卡露琳才新婚,老公就出軌,十分傷心,堅持主權。
5, 安博家是商場聞人,必須審慎處理,決不能讓醜聞外洩。
6, 新娘懷有安博家血脈,必須保護,決不能離婚。
安博的父母重金資遣了褓姆,又再請了二位阿富汗籍六十多歲的護士,照顧卡露琳。先撥了一千張股票給卡露琳,答應再給五千張股票給即將出生的孩子,先穩住了新娘。
派一部帶駕駛的Range Rover 車子,(因為澳洲行車方向,和美國相反,初次在當地開車,會不習慣,也有可能撞死夜行的袋鼠)送親家夫婦自酒庄Coonawarra出發經墨爾本、坎倍拉、雪梨、黃金海岸、布利斯本,大堡礁,再由布利斯本飛回美國,觀光預計廿五天,全程旅館由安博家支付。
事後,安博見到卡露琳每每不好意思,夫婦關係有些尷尬,但到她懷孕三個月後,惡阻非常厲害,安博利用這一機會,殷勤照顧,無微不至,二人感情才能修復。到六個月時,安博的父母有些忍不住,叫卡露琳去醫院照了一張超音波照片,結果發現懷的是一個男寶寶,舉家歡欣。
臨盆前個把月,卡露琳性慾高漲,安博與她更是如膠似漆。
72 換妻之夜
快到預產期前半個月,我就提前住進了鎮上的二戰紀念醫院,足月生產一切順利,(這又不是我的頭一胎,怎能不順),安博全程陪產,生了一個健健康康、白白胖胖的男孩,這孩子有不列巔,中國、希臘、和法國加俄國血統(安博的媽媽是法國和白俄貴族血統),再加上我有美國護照,簡直是個聯合國人,爸爸為他命名”安極羅” (Andrew),安博四十二歲,初為人父,很是激動,高興得不得了,頻頻謝我。
反正阿丘家有了新一代繼承人,舉家高興,安博他爸爸還運了一百箱的優良紅酒,到紐約親家處,供他們家中宴客慶祝之用。
我親自為安極羅授乳,小傢伙超級健康,特級能吸,每天幾乎有些供不應求,我每天要吃一公斤牛肉和1000cc牛乳,才能產出足夠的奶汁夠他吸,我是一只乳牛,不但要供兒子用餐,晚上還要供老公吮吸,我忙透了,但有一天站上一台體重計,我發現體重增加了20KG,嚇死我了,趕快請了一位教練,來教我運動和舞蹈減肥,收縮腰圍和陰道。
安博曾經全程陪產,目睹了安極羅連血帶水,從產道中來到人間,有些震撼到,產後一個月,我倆很想再度做一次恩愛,但他臨門情阹,大概想到當日情景,竟然頹然而廢,留我在床上不上不下,尷尬不已。
夫妻床第之間不協調,我和老公二人都是性慾很強的人,但床上發生問題,連父母都無法插手,二人僵持了一個月,解鈴人還需繫鈴人,我和老公約法三章,允許他每週二次外宿,但外面的女人一次都不淮帶回家中,在外做愛時必須全程帶保險套,防止疾病及生產野小孩,將來回家和安極羅爭產,其他日子則一定要回家住宿。
往後的日子里,只要明天輪到他外宿日,我當晚一定熱情奔放,讓他吃飽喝足